4/16/1998

  1. 主題新聞:打壓單身權!
  2. 聯手反強暴
  3. 公娼告扁
  4. 性侵害數則
  5. 休妻?休想!
  6. 迎佛牙踩頭髮?
  7. 「游離人」站出來
  8. 高階女主管有「發展」了!


  1. 主題新聞:打壓單身權!

    為了回應內政部的要求,財政部賦稅署決定六月底以前提出修法草案,將夫妻標 準扣除額由現行的65000元提高為86000元,成為單身標準扣除額的兩倍,以避免 夫妻因合併報稅而造成損失。此外,財政部也打算將單身者的儲蓄特別扣除額由 現行的270000元降低為135000元。(1998.4.9聯合頭版)


    赫!在為已婚者謀福利的同時,國家竟然回手就打了單身者一巴掌! 事實上,從三代同堂的國宅政策、兒童年金、婚假到大大小小的親子同樂活動 ,都是以實質的利益來鼓勵民眾結婚生子、鞏固家庭制度。國家資源來自納稅人 的血汗錢,然而別忘了,單身者也納稅啊,國家在社會福利的分配上獨厚已婚者 ,而置同居者、不婚者、同性戀者於不顧,實在沒道理。

    就拿國宅政策來說,沒有合法婚姻的人都與低價國宅、低利國宅優惠貸款絕緣, 構成單身者的負擔!更使得單身身份面臨威脅。再加上同工不同酬的勞動市場, 原本就屬於經濟弱勢的單身女人,自然在這種歧視單身的政策裡首當其衝。另一 方面,我們也別忘了,雖然這些社會福利多半分配給已婚者,但是在一個家戶單 位裡面仍然有強弱勢之別,通常女人付出最多,充當女傭與照顧者、提供各式各 樣的服務,但卻分得最少的家庭資源。這種不合時宜的國家政策,極端忽視現存 社會中已浮現的多元化的家庭型式(包括單身家庭、單親家庭、同性戀家庭等等) ,造成既有異性戀核心家庭與另類家庭之間的衝突,你說,結果到底誰得利呢?

  2. 聯手反強暴

    台北監獄將於四月中旬起試辦強暴犯的團體治療,未來強暴犯要假釋出獄之前須 接受治療並提出個人預防再犯計畫,審核通過後方可假釋。這個團體治療計畫是 由國軍八一八醫院與省立桃園療養院精神科共同試辦,整個療程為時兩年。據犯 罪醫學的了解,強暴犯經常以謊言哄騙精神科醫師,團體治療較能解除強暴犯的 心防、消除罪惡感,坦白說出犯案模式,所以較易對症下藥。(1998.4.7中時六 版)

    男子洪正建持槍欲強盜強姦,碰上洪姓足球國手,洪女機警拖延時間並,趁機把 槍丟遠並與歹徒扭打,歹徒害怕逃走後,女國手還追了三十公尺,歹徒落網移送 法辦。(1998.4.13聯合七版)


    如果強暴都很難得手、女人都孔武有力,而且還會理直氣壯控訴到底,那才是 真正令強暴犯聞之喪(色)膽的最佳「治療」!誰說這不是現成的防暴正面教材 呢?

  3. 公娼告扁

    台北地院開庭審理公娼告扁案,公娼在地院門口呼口號後列席聆聽審理。因台北 市市長陳水扁拒絕公佈業經議會通過的「台北市公娼管理辦法」,所以公娼依國 家賠償法「公務員怠於執行公務,至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失」,要求象徵性的 一元賠償金。(1998.4.11中時十七版)

  4. 性侵害數則

    金山鄉男子假冒警察誘騙八歲女童至無人處,加以強暴並以煙頭燙傷女童。( 1998.4.5中時六版)

    高雄一名十一歲女童離家出走,透過電話交友中心找成年男子收留,先後被六名 男子強暴。(1998.4.9中時五版)

    男子周瑞斌連續假冒警察誘拐女童,加以囚禁、強制猥褻、拍攝猥褻過程並向女 童家人索取贖款。(1998.4.6中時六版,1998.4.7中時三版,1998.4.8聯合七版)

    屏東兩名小學生拐騙同校女生,加以強暴後殺害,法醫驗屍時在女童口中發現一 根毛髮,因此懷疑其中一位小學生的父親亦涉案。但這根毛髮卻在案發八天之後 才送高檢署法醫中心化驗,期間還一度失蹤,演出一場「毛髮流浪記」,可見辦 案的漫不經心。後來證實這根毛髮是被害人自己的頭髮。(1998.4.8聯合七版, 1998.4.15聯合七版)

    十七歲酒店公關因被章姓男子灌醉強暴懷孕,要求對方負責又被羞辱,因此計誘 章姓男子外出,潑灑汽油焚燒,並將現場佈置成自焚。警方已將女公關移送少年 法庭。(1998.4.15聯合五版)

  5. 休妻?休想!

    大法官會議宣佈民法第一○○二條「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違反憲法所揭櫫的男 女平等精神,應於一年內失效。(1998.4.11 聯合二版)

    過去丈夫往往利用這個法條,在外遇、毆妻、妻子不堪虐待離家之後訴請離婚, 法院傳票即寄往戶籍所在地,也就是丈夫的住所,不敢回家的妻子根本不知道有 這麼一回事,莫名其妙的就被休掉了。如今大法官宣佈這一條法令違憲,的確為 女人爭到不少利益。

  6. 迎佛牙踩頭髮?

    佛光山計畫多時的迎佛牙盛會,因遴選百名長髮女性分跪地毯兩側,供迎佛隊伍 踩過其長髮,被佛教學者江燦騰痛批為踐踏女性尊嚴。佛光山則辯稱參與者均為 自願。(1998.4.9中時三版)

  7. 「游離人」站出來 男變女的變性人羅煒萱勇敢站出來,想為其他變性人做些事。羅煒萱當過憲兵, 民國八十一年最反對他變性的父親過世後,他就軟硬兼施得到家人的同意,八十 五年七月接受手術。她堅持不逃避變性的事實,所以變性之後不遷戶籍也不換工 作,同事朋友均相當支持她。她打算出版一本自傳。(1998.4.9聯合七版)

    台中廣播主持人湯尼.陳向來為娘娘腔所苦,四個月前站出來成立「娘娘腔關懷 協會」,要求社會給娘娘腔的人一個空間。該會目前有十一名成員,形容自己是 「兩性中的游離人」。(1998.4.12中時五版)


    變性人在生理上跨越性別界限,「娘娘腔」(或「男人婆」)在心理上跨越性 別界線,他們都因此而受到社會的歧視與懲罰。在他們坦然的「現身」之後,最 該反省的應該是這個強行劃分男女界限的社會制度吧!

  8. 高階女主管有「發展」了!

    行政院人事局將於六月舉辦首屆女性主管管理發展研究班,簡任十職等以上的女 性高階公務員均可參加。人事局表示,此舉是為了培植女性人才。(1998.4.7中 時四版)


| Womenet | Womenet New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