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婉如

台灣婦女國際發聲

 本黨中常委劉世芳與婦女部主任彭婉如於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參加 在韓國漢城舉辦的「第二屆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簡稱NGO)東亞婦女論壇」。

 此次三天兩夜的大會議程,前兩天分別為:「熱門議題」、「政治權」、 「儒家文化」、「和平運動」、「經濟權與經濟發展」、「性暴力」和「環 境」等七個分組報告,最後一天是綜合討論。雖然,主辦單位開放各國30個 代表名額,但因台灣聯絡人的聯絡網太小,台灣只有分屬11個團體的15名代 表參加;囿於人力不足,台灣代表團無法對所有議題面面俱到,但我們仍盡 量在可以發言的場合裡,不斷向各國代表宣告:台灣與台灣婦女確實立足國 際的事實。

 然而,即使在這樣一個非政府組織的國際場合裡,中國依舊不放棄以各種 醜陋的政治手腕干預台灣婦女的出席。

中國以政治手腕干擾NGO會場

 1993年,台灣婦女參加日本東京舉行的「第一屆東亞婦女論壇」時,由於 中國代表十分惡劣壓制台灣婦女代表發言,使我們曾有非常痛苦的經驗;在 面臨中國又可能的威脅下,此次台灣婦女代表團會先在晚會的表演或分組報 告的論文內容上,預設中國反應,並沙盤推演該如何回應。因為,我們這一 趟去,除了以婦女議題為主軸,更重要的是:在爭取台灣國際生存空間上, 婦女不能缺席。

 果如預料,本屆大會報到時,中國為了不讓「台灣」這個名稱出現,就壓 迫漢城主辦單位將台灣代表團改成「台北」來的婦女代表。所以,我們在報 到名牌上,自己的名字前,都加上「TAIWAN」。這件事讓主辦單位有一點 尷尬,但我們本來就從台灣來,在每個分組報告時,我們也都不忘強調我們 是來自台灣的代表。

日本政府一定要正式對慰安婦道歉

 在熱門議題研討『慰安婦』時,大家一致反對日本政府混淆是非、不肯面 對戰時犯下的罪行,反而企圖用民間捐款成立的『亞洲婦女基金』,想用兩 百萬日幣私下解決慰安婦長期在精神上、身體上與名譽上的難堪待遇。這使 得韓國慰安婦與韓國婦女界都非常憤怒,台灣的立場也相同;對日本婦女界 而言,雖然錯不在她們,但她們非常有氣度接納政府犯下的錯誤,也願意站 在受害婦女的立場聲討日本政府。最後,七個地區的婦女台灣、中國、韓國 、蒙古、澳門、香港、日本,一致決議:日本政府一定要正式對慰安婦道歉 與賠償,不能用『亞洲婦女基金』的方式偷偷摸摸解決。中國對慰安婦議題 其實沒有插手的空間,但其代表希望將抗戰期間日本軍隊對中國婦女的蹂躪 ,在「慰安婦」議題裡一併提出討論;大會為區分這兩個議題的不同,並未 將中國的提議列入相關慰安婦的決議文中。

台灣獨立才是亞洲安定的力量

 「和平運動」議題研討時,中國代表婦聯會副主席在報告時,不斷強調中 國統一有助亞太地區的安定;台灣代表長老教會莊淑珍牧師,則於報告裡不 斷重申台灣獨立才是亞洲安定的力量。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自決,不應由 其他國強加干涉。在這個議題上,中國代表以其一貫傲慢、霸道態度,聲稱 台灣自秦朝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份;關於這一點,莊牧師用事前準備的資料 加以回擊,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跟台灣從來沒有任何關係。其實,我們不僅 強調這一點,更強調中國政府對待婦女問題的蠻橫本質:因為1995年聯合國 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舉行時,中國政府拒絕發護照讓台灣有本土自覺的代表 前往參加。因此,在這次會場中,我們只要有機會就一直聲討這種不被合理 對待、違反NGO姊妹愛的情形,故意凸顯中國婦女代表團是一個缺乏自主意 識的團體,是中國政府的傳聲筒;所以,後來她們要搶第三屆NGO東亞婦女 論壇主辦權時,大家都不表同意,擔心台灣代表又不能參加,況且,台灣代 表團也表態要爭取主辦權。所以,最後蒙古要辦,與會者都同意;因為,蒙 古今年首次由向來在野的民主黨搶到執政權,蒙古代表團也承諾維護NGO精 神,不會阻撓任何團體參加,大家都樂觀其成。

爭取台灣國際生存空間,本土婦女不缺席

 在第一屆、第二屆時,台灣大會聯絡人都由YMCA的人擔任,因為認知立 場的不同,在通知與聯絡方面引起諸多困擾,不妨「大家輪流做做看」。所 以,大家開會後,公推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近一兩年來很活躍的婦女團體 --擔任下一屆台灣總聯絡人。希望第三屆NGO東亞婦女論壇在蒙古召開時, 能有更多台灣本土的婦女團體出席,把台灣婦女努力的方向、開展出來的成 果,讓東亞地區婦女一同分享。

 基本上,因為整個大會有很好的設備(有韓文、中文、日文、英文等翻譯 ),所以,只要真正務實做事的草根團體,都應該去參加;不要害怕英文不 會講就不敢去,即使講中文,也會有現場口譯機轉換成參加代表熟悉的語言 。語言問題其實不應成為阻礙台灣本土、草根婦女出席的障礙。還有,就是 準備論文報告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籌備,可由大家共同分工完成。

讓台灣的存在的得到更多支持,讓台灣婦女的努力得到更多肯定!

 台灣婦女團體不僅在國內默默做,也要將視野開展到國際空間;因為現在 口譯人才很多,所以只要妳真正在做婦女工作,一定可以找到地方去宣導, 增加跟國際婦女交流的機會。婦女的經驗大半有共通背景,透過國際婦女會 議的場合,也是在擴大台灣的生存空間。尤其台灣在中國惡劣的欺壓、排擠 之下,台灣婦女應該更主動去拓展台灣和女人在國際的生存空間。這次經驗 ,讓我覺得在國際上交朋友相當重要,由婦女的共同經驗出發,讓台灣的存 在可以得到更多支持、台灣婦女的努力可以得到更多肯定!